<form id="jn35t"><span id="jn35t"><th id="jn35t"></th></span></form>

        <form id="jn35t"><th id="jn35t"><progress id="jn35t"></progress></th></form>

        <address id="jn35t"></address>

            首頁 > 醫院概況 > 新聞動態 > 專題建設 > 黨史學習教育 > 理論學習 > 正文
          返回東直門醫院首頁

          黨史學習教育

          理論學習

          【學黨史】一次跨越時空的“相遇”

          ——尋訪父親當年戰斗過的地方

          作者:程 雪 通訊員 胡勇華 胡世堅 發布時間:2021-09-07 16:40:53
          瀏覽次數:

          黃河東渡渡口

          “現在看到的風景是絕美的,而父親當年渡河是絕難的”

          黃河水流湍急,奔騰著,呼嘯著。濕潤的水汽撲向口鼻,微闔雙眼,他靜靜感受黃河的壯美。

          站在陜西省韓城市芝川鎮黃河渡口,王克西臨風東眺,仿佛看見84年前那令人熱血沸騰的出征,聽見八路軍將士們擎起的紅旗在風中獵獵作響。

          1937年,作為八路軍的一員,王克西的父親王志臻從這里出發,東渡黃河,奔赴華北抗日一線。

          韓城市芝川鎮黃河渡口,天然良渡,歷來為兵家必爭之地。84年前,紅軍改編為八路軍,從這里開始了東進之旅。一路疾行,四萬多人的抗日隊伍抵達黃河東岸,隨即馬不停蹄向抗日前線開進。

          2016年8月,王克西按照父親當年日記里的記錄,來到了八路軍東渡黃河的地方。

          “風景依然是絕美的?!闭驹诙煽?,放眼望去,黃河邊大片濕地保護區里,大朵大朵盛開的荷花讓人心曠神怡。

          穿越時空,相同的季節,相同的月份,他和父親看到了一樣的風景——“父親也曾站在這里,感受‘黃河之水天上來’的雄壯氣勢?!?/span>

          1937年8月,王志臻在日記里這樣描述:“已經在黃河邊了,風景很好,一望無際的大平原,大小船舟,這情景絕非一般人能看到啊?!?/span>

          有些故事永遠留在了歷史記憶最深處。站在八路軍東渡黃河出師抗日紀念碑前,王克西對當年那一幕幕動人心魄的場面有了更加切身的感受。

          “乘船4小時才到對岸,船行到沙灘上走不動,有的就下水去拖拉,因沙底是軟的,怕陷下去,又走了一會兒,才上岸?!?/span>

          “4小時才到對岸,黃河有多難渡?”王克西對著日記生出思考。

          那首著名的歌曲《黃河大合唱》,剛好可以佐證昔日的艱難。第一樂章《黃河船夫曲》,開篇便是這樣的朗誦詞:

          “朋友!你到過黃河嗎?你渡過黃河嗎?你還記得河上的船夫拼著性命和驚濤駭浪搏戰的情景嗎?如果你已經忘掉的話,那么你聽吧……”

          84年前的8月,黃河之上,一艘艘渡船滿載八路軍將士們破浪向前。另一岸,剛剛渡過黃河的八路軍將士們已經迫不及待,摩拳擦掌,準備隨時投入抗日戰斗。

          84年后,相同的地方,和平代替了戰爭,日新月異代替了滿目瘡痍。

          如今,一條跨黃河高速公路橋貫穿黃河南北,人們只需駕車5分鐘,就可以到達對岸的山西省。

          八路軍東渡黃河出師抗日紀念館前,王克西與一群前來參觀的大學生偶遇。大學生們正認真地聽講解員講述八路軍東渡黃河的故事??粗粡垙埑瘹馀畈拿婵?,讓王克西的心又一次飛到84年前:“父親當年渡河時,也是在他們這個年紀吧?!?/span>

          1937年9月25日,捷報傳來。渡河后的八路軍115師在平型關設下埋伏,一舉擊敗日軍精銳部隊板垣師團。平型關大捷是抗日戰場上中國軍隊打的第一個大勝仗,打破了“日軍不可戰勝”的神話。

          從沉沉暗夜到曙光初現,這是革命先輩們義無反顧的沖鋒——

          往前看,這支隊伍剛剛完成兩萬五千里長征,是共產黨人剩下的優秀血脈,為了中華民族,抱著抗擊日寇的堅定決心,他們從這里東渡黃河;

          往前看,就在八路軍東渡黃河的十幾天前,紅軍剛剛改編為八路軍。脫下紅星八角帽,換上青天白日的軍帽,很多戰士都哭了,王志臻在日記里難過地寫下:“每個同志都把這光榮帽徽緊緊地包在包袱里……”

          “現在看到的風景是絕美的,而父親當年渡河是絕難的?!蓖蹩宋髡f,難的不僅是黃河的艱險,更難在當時他們所做的選擇。東渡黃河抗日,蘊藏著全民族覺醒的力量、蘊藏著八路軍將士們同日寇抗戰到底的不屈精神。先輩們用無畏的犧牲鋪就了后來的勝利之路。

          當年渡河的艱難場面,被畫家畫成巨幅油畫《八路軍東渡黃河》,保存在“九一八”歷史博物館里。

          國若有難,舉身赴之。雖千萬人,吾輩往矣?!敖袢战^美的風景,皆因革命先輩們絕難的付出?!蓖蹩宋鞲袊@。

          午 城

          “三岔路交會的地方,是歷史,也是蓄勢待發的未來”

          一個陌生的身影,站在午城戰斗紀念碑前。來來往往的村民,忍不住上前對這個陌生人上下打量。

          “外地人很少來午城這個小鎮,除非是‘慕名而來’?!碑數匾晃淮迕裾f。

          這個當地人眼中的陌生人就是王克西。他腳下的這片土地,84年前他的父親也來過。

          眼前,午城戰斗紀念碑,濃縮著時間的厚重,靜靜矗立。在這個連通三縣的交會處,王克西的父親和戰友沖鋒在槍林彈雨中,經歷了人生中又一場刻骨銘心的激烈戰斗。此刻,歲月斑駁的紀念碑前,歷史與現實在眼前交錯——

          1938年3月14日,午城戰斗打響。經過5天5夜的浴血奮戰,他們擊潰日軍5000余人,繳獲大炮3門,機槍9挺,各種槍支260余支。軍史記載:“午城戰斗是八路軍115師繼平型關大捷后又一重大勝利,有效粉碎了日軍進逼黃河的企圖?!?/span>

          如今,往日硝煙不再。王克西的父親王志臻在日記里寫下昔日真實的一幕:“鬼子占領了午城、大寧縣、蒲城。沿途到處是燒毀的房屋,被殺死的百姓,散落的彈藥?!?/span>

          時間容易讓人淡忘,但有些傷痛早已深深刻在骨子里,凝固成了永恒的記憶?!叭绻阕呓四嵌螝q月,就會明白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先輩們做出原諒侵略者的選擇?!蓖蹩宋髡f。

          在距離紀念碑不遠處,一位已過花甲之年的老農拉著王克西坐在路邊,聊起午城戰斗。這位老農的爺爺和父親都是那場戰斗的目擊者——

          當時,老農的爺爺看到日本鬼子屠殺村民,就前去救助,也被日本人殺害了。老農的爸爸當年只有13歲,后來給父親收尸時,受到了刺激。幾十年后提起此事,他仍渾身顫抖不已。這血淋淋的事實,被收錄在當地的村史里,更深深埋藏于后代人的記憶中。

          去年,午城鎮落實鄉村振興戰略,引來投資全力打造“紅色一條街”。這條街在給鄉村“顏值”增色的同時,也成為了午城鎮“紅色教育”的新陣地。

          這條約800米的長街,處處躍動著紅色元素。長街盡頭,就是午城戰斗紀念碑。

          王克西老人說,路的盡頭,是最開始的地方,是曾經的歷史,也孕育著從這里蓄勢待發的未來。

          正值暑假,一些學生來到紀念碑前,聆聽先輩故事,向先輩致敬。午城鎮90多歲的村民劉二娃,一遍遍給前來參觀的學生們講述自己親歷的午城戰斗:“日本人一來,老百姓就往山里跑。山里沒有路,領頭的八路軍就沿著山里的河灘走……”學生們圍坐在老人跟前,眼眸明亮清澈。

          在晉西革命紀念館里,陳列著午城戰斗中被擊毀的敵軍汽車殘骸。當年,敵我雙方裝備差距懸殊,八路軍戰士們憑借著老舊的裝備戰勝了日軍。

          “兵力超過我們十倍……我旅六八六團迅速趕回義泉鎮地區,粉碎敵人進犯延安之圖……”在時任八路軍115師343旅政委肖華的日記里,也記錄了那一幕幕緊迫又振奮人心的戰斗場面。

          “這是平型關大捷后給國人的又一劑‘強心藥’,是又一個鼓舞人心的戰斗?!蹦曃绯菓鸲芳o念碑,王克西深刻體會到,無論過去還是未來,中華兒女能吃苦敢碰硬的精神從未改變。

          從平漢鐵路到京廣鐵路

          “我走過您走過的路,并讓后輩沿著這條路繼續前行”

          列車緩緩駛出月臺,加速,飛馳……

          此刻,從北京始發終至廣州的G79次列車從王克西眼前一閃而過。

          如今,對于許多中國人來說,出門坐高鐵,已經變得和搭載公交車一樣便利。中國的高鐵里程比其他國家高鐵里程的總和還要多;每天早上8點,在中國的版圖上,有1700多列高鐵正在穿梭……

          “不知道父親看到今天這么快速的發展,會有什么感受呢?”王克西翻開1938年12月31日的日記,父親王志臻在日記里這樣展望新的一年——

          “迎來1939年,抗戰更偉大,也將是更艱苦,更困難的一年。我們只有克服一切,在敵人后方廣泛地開展游擊戰爭,創造新的抗日根據地。我軍跨過了平漢鐵路,在這廣大的平原上站立著,這些都依靠群眾?!?/span>

          王志臻當年在日記中記錄的那條平漢鐵路,就是京廣鐵路的前身。

          84年前,平漢鐵路從盧溝橋始發過鄭州至漢口,是溝通中國南北的“大動脈”??谷諔馉幈l,這條鐵路成為敵我雙方斗爭的焦點。

          1938年,為阻止日軍南下進攻武漢、向西進攻西安,我黨領導的武裝力量開始執行破壞鐵路、斷敵軍運的任務。日軍在平漢鐵路沿線的車輛、線桿、鐵軌等經常遭到破壞?!捌綕h鐵路破壞隊”聲東擊西,讓日軍苦惱不已。

          放在歷史的大坐標系中審視父親的日記,王克西發現,即使在抗日最艱難的時刻,中國共產黨人也抱著必勝的信念。這一年5月,毛澤東作《論持久戰》的長篇演講,指出經過長期抗戰,最終的勝利一定屬于中國,極大地鼓舞了全國軍民,為奪取抗戰勝利指出了一條光明的道路。

          撫今追昔,恍如隔世。

          如今,復興號風馳電掣,就連青藏高原上都通了高鐵,鐵路“大動脈”延伸出無數“毛細血管”,中國成為了當之無愧的“高鐵上的國度”。

          “放在80多年前,這些是不敢想象的?!闭勂鹬袊哞F之快,王克西老人眼里滿是自豪。

          時代的發展總是可以不斷重新定義遠方。高速飛馳的列車就像這個時代本身,正承載著人們的夢想,不斷向前發展。

          走父親走過的路,王克西老人觸摸到了歷史,并看到一個愈發生機勃勃的中國:那個積貧積弱、戰亂頻仍的中國早已一去不復返;一個文明進步、開放自信的新時代中國巍然屹立于世界的東方。

          采訪結束,記者與王克西老人告別。臨走前,他9歲的小孫子王泰然為記者一行背誦了一首《七律·長征》:“紅軍不怕遠征難,萬水千山只等閑……”

          “我走過您走過的路,并讓后輩沿著這條路繼續前行?!蹦且豢?,記者突然意識到,9歲男孩王泰然的舉動,無意之間也是對王克西老人重訪父親抗戰路最生動的注腳:

          “先輩們,您看到了嗎?今日中國,‘路’的彼岸,早已通向繁華與希望……”



          (來源:解放軍報)

          Copyright 2007-2020 www.dzmhospital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 技術支持: 54doctor

          文保網安備案號:1101010021 京ICP備05084486號-1 京公網安備:11010102000967號
          京衛網審[2013]第1061號 京衛網審[2013]第1624號

          工信部鏈接:https://beian.miit.gov.cn

          本站已被訪問:

          預約就診 出診信息 停診信息 科室介紹 專家介紹

          TOP

          无码亚洲成a人片在线观看手机看